癸巳年湘渝黔秋游追忆(四) 沅陵:盛名之下的辰州三塔和凤凰山

癸巳年湘渝黔秋游追忆(四) 沅陵:盛名之下的辰州三塔和凤凰山

湖南沅陵城东十里处沅水河中有一小州,名河涨洲,人称“河涨洲,水涨洲也涨。”

湖南沅陵城东十里处沅水河中有一小州,名河涨洲,人称”河涨洲,水涨洲也涨。”
相传,很久以前,沅陵龙兴讲寺有位长老和尚法师法名惠智。他精通儒术,博览佛经,是一位德才俱佳的好

沅陵,别名辰州,曾是湘西治所,如今却沦落为一个县,而且被踢出湘西,转属怀化,其中的缘由,想来也毕是耐人寻味的。

相传,很久以前,沅陵龙兴讲寺有位长老和尚法师法名惠智。他精通儒术,博览佛经,是一位德才俱佳的好方丈。在他住持的十五年中,龙兴讲寺的各项事业都有所发展。

湖南沅陵城东十里处沅水河中有一小州,名河涨洲,人称”河涨洲,水涨洲也涨。”

图片 1

惠智法师还擅书画诗作,尤以方术见长。有一次,三位外来云游僧,要求他作表演,并说:“耳闻是虚,眼见为实,目睹为快。”惠智法师取出铜钱一枚,置于桌面上,再取来鸡蛋十个,先将一个鸡蛋放在铜钱上面,接着将第二个,第三个鸡蛋,接二连三的逐个重叠起来,直到第10个鸡蛋,垂直重叠,稳稳当当,一个不倒,观者个个称奇。

相传,很久以前,沅陵龙兴讲寺有位长老和尚法师法名惠智。他精通儒术,博览佛经,是一位德才俱佳的好方丈。在他住持的十五年中,龙兴讲寺的各项事业都有所发展。

船过龙吟塔所在的河涨洲,沅陵也已不远

还有一次,辰州知府李珣,来寺议事。事毕,李珣欲求惠智方丈的特技一观,并且要能飞舞的。惠智法师略加思索,便从方丈室取来红色丝绸一小块,剪子一把,当着李珣的面,三剪两刀的一只红色蝴蝶成形了,然后将蝴蝶高高举起,用嘴一吹,那丝绸蝴蝶,便扇着双翅,在室中忽高忽低,时快时慢,翩翩起舞,观者人人喝采。李珣看得如痴若呆,连声称:“神奇,神奇!”。然后,惠智将手一招,那丝绸蝴蝶,便乖乖的飞回他的手中,变成了原来模样。

惠智法师还擅书画诗作,尤以方术见长。有一次,三位外来云游僧,要求他作表演,并说:”耳闻是虚,眼见为实,目睹为快。”惠智法师取出铜钱一枚,置于桌面上,再取来鸡蛋十个,先将一个鸡蛋放在铜钱上面,接着将第二个,第三个鸡蛋,接二连三的逐个重叠起来,直到第10个鸡蛋,垂直重叠,稳稳当当,一个不倒,观者个个称奇。

从我们登上的码头遥看县城,眼睛必须向上望,街镇高高的似乎在半空中。横跨沅水的大桥,也像天上掉下的彩虹,两头落在山的腰间,就像站在黄浦江边看南浦大桥,那一种气势就颇摄人心。更兼我们到达的时候,又是欲雨未雨的阴霾天,天空黑沉沉地压着街市,那种震慑力就更强,真是觉得城贴着天,天盖着城,堪称天街了。

惠智法师的绘画作品,闻名遐迩。一日,天高气爽,喜鹊在寺院周围飞舞欢跃,喳喳的叫个不停,久之不去,僧众预知今日必有盛事。

还有一次,辰州知府李珣,来寺议事。事毕,李珣欲求惠智方丈的特技一观,并且要能飞舞的。惠智法师略加思索,便从方丈室取来红色丝绸一小块,剪子一把,当着李珣的面,三剪两刀的一只红色蝴蝶成形了,然后将蝴蝶高高举起,用嘴一吹,那丝绸蝴蝶,便扇着双翅,在室中忽高忽低,时快时慢,翩翩起舞,观者人人喝采。李珣看得如痴若呆,连声称:”神奇,神奇!”.然后,惠智将手一招,那丝绸蝴蝶,便乖乖的飞回他的手中,变成了原来模样。

从码头向上,走一段街道,街呈30度斜坡,两边多有住宿,以家庭旅馆居多。我们要去汽车站,搞清明天去吉首的车,也就没有停留,径直上到辰州东街,再右转踏上迎宾北路。

忽见三人素装来寺参佛,其中一人相貌魁伟,气质不凡。龙兴讲寺维那连忙上前迎接,进人大雄宝殿参佛后,那相貌魁伟者开口要求会见惠智法师。维那便将客人迎入客堂,献茶后.急刻请来方丈与客人见面。

惠智法师的绘画作品,闻名遐迩。一日,天高气爽,喜鹊在寺院周围飞舞欢跃,喳喳的叫个不停,久之不去,僧众预知今日必有盛事。

有意思的是,沅陵去吉首的班车也很密集,决不少于去怀化的,也许从一个侧面说明沅陵人心里的归属感。

“法师,久闻大师绘画技艺乃中原一绝,我们欲求赐画一幅,不知肯赏脸否?”来客道。

忽见三人素装来寺参佛,其中一人相貌魁伟,气质不凡。龙兴讲寺维那连忙上前迎接,进人大雄宝殿参佛后,那相貌魁伟者开口要求会见惠智法师。维那便将客人迎入客堂,献茶后。急刻请来方丈与客人见面。

离汽车站不远的建设东街有龙城宾馆,老实稳重地盘踞着1号这个最佳位置,斜睨着对面花枝招展的沅陵宾馆,让我们青睐。但它确实太老,楼道的地毯散发出多时未清洗浓浓的霉变味,房间也是这间下水道不通,那间缺了窗帘,我们连换到第三间才勉强住下。好在采光不错,毕竟临着街面,六楼的高度噪音也不大。

“十分惭愧,贫僧素来爱弄丹青,但从未画出个象样子的画稿来。不知世人为何这般抬举,真的折煞贫僧了。如果施主真的不弃鄙陋,三日后请来寺拿取如何?”惠智说。

“法师,久闻大师绘画技艺乃中原一绝,我们欲求赐画一幅,不知肯赏脸否?”来客道。

龙兴讲寺是沅陵的国保单位,距今已有一千多年历史,相传是唐太宗李世民下令修建,是迄今为止最古老的佛学堂。坐着2路车来到龙兴讲寺,刚刚下过雨,寺前广场上还有一滩一滩的积水。我们像踩着梅花桩一样跳跃着来到寺门前,看到门票要50元,老唐赶忙拉住我,示意不要进去了,说:“要不你自己去?”见他如此,我一时纳闷,但第一次出来,也不好太驳面子,只好跟着他走到江边。

“很好!”那人道,便要随从给白银500两,“这点银两权作敬佛的灯油费吧。”说完,起身拱手作别。惠智法师与维那一直送出山门。

“十分惭愧,贫僧素来爱弄丹青,但从未画出个象样子的画稿来。不知世人为何这般抬举,真的折煞贫僧了。如果施主真的不弃鄙陋,三日后请来寺拿取如何?”惠智说。

图片 2

惠智法师见此人谈吐不凡,风流倜傥,出手如此大方,心中琢磨,定是一位朝廷大员。近闻皇帝下到民间微服私访,此非一般人等可比,莫非就是此人?
维那也说此非一般人等可比。

“很好!”那人道,便要随从给白银500两,”这点银两权作敬佛的灯油费吧。”说完,起身拱手作别。惠智法师与维那一直送出山门。

古老的龙兴讲寺出过名垂青史的僧人么?

惠智法师连日处理寺内事务,日夜忙碌,未得捉笔。到了第三日,见有人前来取画时,这才想起三日前之承诺。

惠智法师见此人谈吐不凡,风流倜傥,出手如此大方,心中琢磨,定是一位朝廷大员。近闻皇帝下到民间微服私访,此非一般人等可比,莫非就是此人?
维那也说此非一般人等可比。

图片 3

惠智法师便令侍者将白绢铺在桌面上,调好墨,捉笔疾书,左涂涂,右圈圈,时而涂黄,时而涂红……不到一个时辰,画卷完成了,各种颜色都有,但以黄色为主。所画作品似鸡非鸡,似鸭非鸭,似鸟非鸟,很大一片,谁也道不明白。

惠智法师连日处理寺内事务,日夜忙碌,未得捉笔。到了第三日,见有人前来取画时,这才想起三日前之承诺。

讲寺旁的老屋,一定也藏有许多不为人知的老故事

惠智法师把画卷认真卷好,又细心包装一番,再才问来取画之人:“敢问施主,三日前施主一行三人,为何今日只见先生一人呢?”

惠智法师便令侍者将白绢铺在桌面上,调好墨,捉笔疾书,左涂涂,右圈圈,时而涂黄,时而涂红……不到一个时辰,画卷完成了,各种颜色都有,但以黄色为主。所画作品似鸡非鸡,似鸭非鸭,似鸟非鸟,很大一片,谁也道不明白。

雨后的沅水是温婉和顺的,对岸的山峦已凝聚起了一层薄雾,弥散在深深浅浅的峡谷间。风中有水的滋润,深呼吸几口,五脏六腑洗涤得干干净净,精神为之一爽。有采砂船正在江中作业,传来轰轰隆隆的响声。从江边的渔船上来一个男子,手拎一条鲤鱼,我们上去询问,他随口说了一句,我们没有听懂。正想再问,那男子见我们也不是个买鱼的主,再不说话,晃晃悠悠地向下游过去了。

“哦!是这样,那两个参佛后即赴常德府,留我一人等您的画卷。我亦今日起程。”那人答道。

惠智法师把画卷认真卷好,又细心包装一番,再才问来取画之人:”敢问施主,三日前施主一行三人,为何今日只见先生一人呢?”

图片 4

“请问先生在那里公干?”惠智法师试探着问。

“哦!是这样,那两个参佛后即赴常德府,留我一人等您的画卷。我亦今日起程。”那人答道。

手里拎的是鱼,心中怀的是希望

“法师,实不相瞒,吾乃当今皇上御敕钦差,前日来寺参佛的那位老板即当朝圣上,他离寺后当日快马回京去了。”原来,是辰州知府李珣将惠智法师的神奇儒术暗暗禀告皇上,皇上便亲自微服私访,专程前往辰州府龙兴讲寺找惠智法师暗中求赐画幅来的。

“请问先生在那里公干?”惠智法师试探着问。

站在江堤上望,一里许外两江并流,纯碧的酉水欢快地扑进沅水的怀抱,我望着那里白亮亮的水面,遥想着这次可能去不了的凤滩、王村、保靖、里耶,它们和沅陵比,哪个更好玩呢?

众僧听说是皇帝幸临,大家吓得面如土色。立即朝着京城方向,一齐下跪,高呼“万岁!万岁!万万岁!”并磕响头三个方起。

“法师,实不相瞒,吾乃当今皇上御敕钦差,前日来寺参佛的那位老板即当朝圣上,他离寺后当日快马回京去了。”原来,是辰州知府李珣将惠智法师的神奇儒术暗暗禀告皇上,皇上便亲自微服私访,专程前往辰州府龙兴讲寺找惠智法师暗中求赐画幅来的。

下游江边,有几个码头,泊着不少机船,去往许多我们不知名的地方。真想跳上一条,随它去往哪里,到那儿去漂泊流浪。

惠智法师对那钦差说:“此画万万小心,沿途不可打开。只有到了金銮殿,见了皇上才能打开。”那钦差称道:“是!”拿了画卷便走,中南门江边,早有船只侍候。

众僧听说是皇帝幸临,大家吓得面如土色。立即朝着京城方向,一齐下跪,高呼”万岁!万岁!万万岁!”并磕响头三个方起。

刚解放时,湘西匪患严重,政府进行了一年多的剿匪,共剿灭土匪10万余,1000多名解放军和工作队员牺牲,梧桐山上就建有湘西剿匪纪念塔。我们从滨江大道上去,过胜利门,就看见高高的纪念塔矗立在正前方。塔身塑有解放军战士的形象,浓眉剑目,手持冲锋枪,威武雄壮。虽然看过多部关于剿匪的小说、电视剧,多少了解一些当时的情况,但看了旁边的剿匪介绍,我仍然被深深震撼:一个政权的建立,得作出多大的牺牲!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