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的高义,名士的绝响——《广陵散》

刺客的高义,名士的绝响——《广陵散》

聂嫈哭尸与聂政舍身刺韩傀,就此同留青史.

《广陵散》琴曲最早出现的年代大约为东汉后期。在东汉蔡邕的《琴操》里,这次刺杀变成了一则民间故事。在这则故事里,聂政杀的不是韩相,而是韩王。聂政也不是为严仲子而行刺,而是为父报仇。原来聂政的父亲为韩王铸剑,由于不能及时交付而被杀。于是聂政成了遗腹子。长大后聂政在山中遇到了仙人,学会了鼓琴的绝艺。聂政还掌握了异容术,变得无人认识自己。一天聂政在闹市鼓琴,“观者成行,马牛止听”。韩王听说后立即召见了聂政,命聂政当众鼓琴。这时聂政取出琴中藏匿的剑,一举刺杀了韩王,为父亲报了仇。后来伏在聂政尸体上恸哭不止的不是聂荣,而是聂政的母亲。这个故事被蔡邕取名为“聂政刺韩王”。

“喂,你哪里来的?”守卫刚要上前盘问,聂政已经一阵风似的冲开他们的阻挡,冲上阶梯,冲进厅堂,一剑之下,韩傀已然了结.

《广陵散》,又名《广陵止息》,是一首曲调较为激昂的古琴曲。根据刘东升的《中国音乐史略》,《广陵散》大约产生于东汉后期。据说,《广陵散》这一旷世名曲,因聂政刺韩相而缘起,因嵇康受大辟刑而绝世。因而古曲《广陵散》的背后,实际上包含了聂政和嵇康的两个典故。

当时,韩国大夫严遂(字仲子)和韩国的相国韩傀(字侠累)因为争夺权力撕破了脸皮,在朝堂上先是互喷垃圾话,继而不顾体面大打出手.韩傀是国君韩烈侯(?——前387年)的叔父,势力更大,严遂斗不过他,被迫逃离了韩国.

聂政仗剑只身前往韩国邑都。到了邑都后韩相侠累正在府中。侠累虽然有大量侍卫层层保护,但聂政还是如探囊取物般刺杀了侠累。《史记》中只用了简略的语言描述了惊心动魄的刺杀场面,“聂政直入,上阶刺杀侠累,左右大乱”。聂政大呼不止,又连杀数十人。聂政最后把剑指向了自己,割面,剜眼,剖腹。聂政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避免有人认出自己而连累严仲子。后聂政被暴尸于市,可无人认得他。韩国国君以百金悬赏提供线索的人。

聂政却摇摇头说:“人一多容易走漏消息,要是传出去是您指使我们杀人的,韩侯事后一定不会放过您.还是我一个人去吧.”

以现代人的标准来看,刺杀一国政要是非常严重的罪行,聂政也许是最凶残的恐怖主义分子之一。根据《战国策·韩策二》的记载,聂政当时还刺伤了正在侠累府中的韩国国君韩哀候。《史记·表》中提到这一事件时,仅一句,“贼杀韩相侠累”。不提聂政的名字,而简略为“贼”,明显带有贬抑刺客行为的意思。然而太史公在刺客列传里则对聂政的事迹基本上采取了一种正面的肯定态度。另外,《战国策·唐睢不辱使命》中提到,唐睢称赞聂政是“士之怒”,气概丝毫不弱于秦王的“天子之怒”。唐睢还说:“聂政之刺韩傀也,白虹贯日。”当时天现晴空彩虹的景象,弦外之音即是,聂政刺韩相是顺应天命。可见,聂政的行为在当时被看作是英雄义士的行径。

如果事情到此结束,聂政的姓名与身世可能就此湮没无闻.但是刚烈果敢/能舍生取义的聂政有一位同样刚烈而有情义的姐姐聂嫈.得知韩相被刺之事,聂嫈猜到了刺客就是自己的弟弟.于是聂嫈千里认尸,冒着被杀的危险,在韩国市集上抚尸痛哭,向来往行人为聂政扬名:“他就是我的弟弟聂政啊!”

后来聂政的姐姐聂荣听说有刺客刺杀了韩相而被暴尸街头,就怀疑是自己的弟弟聂政所为,于是聂荣立即动身到韩国去探询究竟。聂荣到达聂政的暴尸之处后,认出了自己的弟弟,大哭。聂荣对围观者说:“这是我的弟弟聂政,他受了严仲子重托来刺杀侠累。为了避免株连我,竟然自破面相。我不能连累聂政的声名啊。”然后聂荣哀恸而死。根据索隐对《史记》的注解,聂荣显然误会了聂政的意图。聂政这么做的目的是保护严仲子,而聂荣以为是为了避免连累自己。但聂荣这么做的主要目的是“以列其名”,以避免聂政成为无名刺客。

出逃之后,严遂忍不下这口恶气,就周游各国,想找一个好身手的刺客替他刺杀韩傀.到了齐国,严遂打听到有一个高手聂政隐居在市集之中,他就亲自登门拜访.

《史记·卷八十六·刺客列传第二十六》中记载,聂政是春秋战国时期齐国着名的勇士。当时韩国大臣严遂产生了仇隙。严仲子花重金试图收买聂政去刺杀侠累。聂政原本为一市井“屠狗辈”,因要赡养老母,故拒绝了严仲子的厚礼。后来聂政的母亲离世,聂政在安葬母亲之后,对严仲子说自己本来是市井之徒,而严仲子作为“诸侯之卿相”,不远千里,驱车前来以重金邀请。此番礼遇,聂政自然要回报,因此他“将为知己者用”,誓死报答严仲子。严仲子说自己的仇人是韩相侠累。他一直想请刺客去刺杀侠累。但侠累是韩国国君的叔父,宗族盛多,周围防卫森严,恐不易得手。聂政随即答应了严仲子的请求。

但后来守卫越聚越多,聂政本就抱有必死之心,见杀的人够本了,就倒转宝剑,先毁容,再自尽.史记中用了“因自皮面决眼,自屠出肠,遂以死”十三个字描述了这惨烈的场景.

聂政刺杀侠累应该是当时非常有影响的政治事件。晋﹑楚﹑齐、卫等国的人听说此事后,赞赏聂政“士为知己者死”的无畏气概,又赞扬聂荣是烈女,一个弱女子,不惜“绝险千里”,从而使聂政得以名扬天下。同时又称赞严仲子“知人能得士”。偏偏无人对侠累的死表示惋惜和同情。

聂政打断严遂的话,冷静地回答道:“母亲还在世时,我要留着命侍奉她,不能冒着杀身的危险为别人做事.”

这个“聂政刺韩王”的故事反而成了《广陵散》的曲情。虽然故事情节与史书的记载有太多出入,但《广陵散》一曲主要表现的内容,如取韩、亡身、含志、烈妇、沉名、投剑等,并未因故事的走样而减色。

但一时的冲动往往给人带来灾难性后果.有一次,聂政在斗殴中失手错杀了人.为了躲避仇家,他只能带着母亲和姐姐逃到了齐国.离乡背井漂泊在外,一家人生活过得非常艰难.

《广陵散》的各曲段分别为井里、取韩、亡身、含志、烈妇、沉名、投剑、峻迹、微行,与聂政刺杀韩相的整个过程大致相切合。

经此挫折,聂政反而收敛了脾气,再不与人争强斗狠,变得沉稳内敛.后来经人介绍,他干起了杀狗的行当.虽然是下贱的职业,但能靠自己的力气挣一口饭吃,和母亲/姐姐相依为命,聂政就心满意足了.

买凶杀人的严仲子,是整个事件的幕后主谋。无论是《史记》还是《战国策》都很中立的提到严仲子与侠累之间的矛盾冲突。例如《史记·卷八十六》里这样说,“濮阳严仲子事韩哀侯,与韩相侠累有却”。《战国策·韩策二》提到,“韩傀相韩,严遂重于君,二人相害也。严遂政议直指,举韩傀之过。韩傀以之叱之于朝。严遂拔剑趋之,以救解。于是严遂惧诛,亡去游,求人可以报韩傀者。”可见当时两人已经水火不能相容。但孰是孰非,谁也不知。

聂政刺韩王

相府的守卫这才反应过来,乱哄哄地一拥而上,要围杀聂政.压抑已久的热血在聂政身上沸腾了,他大呼迎战,左冲右突,以一敌众,竟击杀数十人.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