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省会们为什么都越来越大?

图片 29

中国的省会们为什么都越来越大?

全文共2981字 | 阅读需7分钟

图片 1

【14】厦门

南京左右,组一个南京省好哇

而西安最新的动作,是代管了由西安和咸阳共同组建的西咸新区。这其中包括了咸阳市15个乡镇街道,总面积644.56平方公里,人口约67万。从西咸曾经一体的历史来看,咸阳要西安的影响力下独善其身会变得越来越难。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当前所有基于城市的比较,大多都是全市的市域。市域面积大而人口多的城市,全市的总体数据对城市核心区(中心城区)的反映能力就越差(譬如很少有人会感觉到重庆GDP仅次于京沪深穗排在全国第五),市域面积小以至于城市化程度极高的城市,全市总体数据更集中体现城市核心区数据(比如深圳,城镇化率100%,已经全域城市化)。从当前管辖区和历史地域的比较来看,更可了解一个城市从过去到未来的纵向坐标。

图片 2

做出巨大贡献

从大面上来看,今衢州市、丽水市、温州市、金华市、湖州市和原衢州府、处州府、温州府、金华府、湖州府的历史地域完全相同,原严州府撤销,整体并入杭州。舟山群岛从宁波析出,成为地级市。杭州、宁波区域稍有变动,并影响周边的嘉兴、绍兴和台州。

然而石家庄和河北的关系仍然经常令人迷惑

包裹在核心区和近郊之外的,是江宁区和六合区。这两个区粗壮的外形就已经能够说明这是后来才划入南京的地区了。两地原属镇江专区,在1958年和当时的江浦县一起划归南京,几经周折,最后在1971年彻底成为南京的一部分。江浦和浦口合并,成为大浦口;六合与大厂合并为新六合,江宁则撤县设区,大致形成了今天的格局。

夔州府整体也比较稳定,全域后来都属于四川省万县市,万县市除夔州故地外,还新增了原属太平厅的城口县。城口县在清中叶尚不是独立的县,尚为当时太平厅(治所在四川万源)的东部,道光年间析置成城口厅,后属万县市并于1997年成为重庆直辖市一部。万县市南边较夔州府多管辖的地域则是前文提到的忠县和梁平。夔州府府治在奉节,1902年,万县被辟为通商口岸,相较奉节,万县地势相对开阔,军事上不如奉节险要,而商业上则较奉节便利,1917年万县设海关,更一跃成为仅次于成都、重庆的四川第三大城市,世人习称“成渝万”,万县成为川江下游的经济中心。1935年四川实行行政督察区制,第九区督察署初设奉节,后改在万县,万县完全取代奉节成为川东北的政治中心,直至今日。现在,万州仍被重庆市明确“重庆第二大城市”的定位。

毕竟,省会城市一般来说都是得到省内最好的政策和经济资源的城市,发展速度也明显高于省内的其他地级城市,对辖区资源和人力的需求也使得它们有着高速扩展的倾向。而被并入省会的地区,也往往能够籍此获得更高的政治地位和招商话语权。

同样被规划为中部国家级中心城市,河南省会郑州也走上了和武汉一样快速扩张的道路。解放初期的郑州下辖郑县、新郑、巩县、成皋、登封、密县、荥阳7县,后来吸收了陈留专区的9个县。但此时的河南省会还不是郑州,而是历史底蕴更足的开封。

现代意义上的青岛,因胶州湾的租借而兴起。在历史时期,今天的青岛市区,隶属于千年古县即墨,就是当年燕国伐齐最后的两个据点之一(另一个是莒),田单即以即墨始,用火牛阵大破燕军,齐国才得以复国。

图片 3

偏见归偏见

图片 4

图片 5

毕竟,省会城市一般来说都是得到省内最好的政策和经济资源的城市,发展速度也明显高于省内的其他地级城市,对辖区资源和人力的需求也使得它们有着高速扩展的倾向。而被并入省会的地区,也往往能够籍此获得更高的政治地位和招商话语权,算是

二十大都会中,有9个在清朝是首都或总督/巡抚驻地(即省会),分别是北京、沈阳、济南、南京、杭州、武汉(湖北省会在武昌府)、广州、成都和西安。

图片 6

图片 7

清朝的西安府,比现在的西安市面积大得多。今天的西安市,全域均属于清西安府。

省会城市吸纳周边地级市的辖区,让自己的行政区划变大,似乎是中国城市化进程中的一种常规操作。

制图:孙绿 / 编辑:棉花

广州、深圳、香港,在清朝时都属于广州府。假如广州府今天还是一个城市的话,她的经济总量放在全国各省中可以排在榜首,比现在的广东省还要高。你或许觉得奇怪,原来的广州府的GDP怎么会比广东省还高呢?因为香港和澳门在清中叶属于广州府(虽然葡萄牙人在16世纪就获得在澳门的居住权,但葡萄牙当局实际管治澳门使澳门脱离中国主权是在1849年),广东除原广州府(也就是珠三角地区)以外的区域,面积虽然很大,但经济总量加起来远不及香港、澳门的总和。

图片 8

西安早先也没有现在这么大,而且还有过失去若干区县的历史。但1966年开始,西安也开始越变越大,一度曾将咸阳也纳入麾下。后来虽然咸阳和西安分治,但还是留下了户县、周至县、高陵县三地,以及原属于渭南的蓝田、临潼县也被划入西安。

今天津市的南部,是清天津府的北部,今天津市北部的武清、宝坻、蓟州、宁河及滨海新区北部,当时为顺天府的一部分。

图片 9

省会城市吸纳周边地级市的辖区,让自己的行政区划变大,似乎是中国城市化进程中的一种常规操作。

东北三省的情况比较特殊,迟至1907年才由盛京将军辖地、吉林将军辖地、黑龙江将军辖地改设行省。清朝的黑龙江省和吉林省,和现在的两省区划有明显差异。

佛系省会

设郑州为省会之后,就不断有周边的区县并入,除了原有的4区以外,还得到了荥阳县、新郑县、登封县、巩县、密县等县。而且在郑州的带动下,这几个县全都在1994年成功撤县设市,分别为荥阳市、新郑市、登封市、巩义市、新密市,让郑州成为了中国县级市最多的城市之一。

珠三角地区行政区划的特点是,地级市面积普遍很小。但这种情势,其实是改革开放之后才逐渐形成。

但一直到了1993年6月,石家庄市才等到原石家庄地区正式撤销,所辖区全部并入石家庄市。这几乎是石家庄唯一一次成规模的扩张,而且没有波及周边的地级市。此时的石家庄,控制范围从华北平原西缘一直延申到太行山中,确实也已经足够撑起省会的所需。

不对,大武汉的胃口怎么能只有那么点儿呢

1949年以后地市分置,广州的变化逻辑和其他省会城市本身并无太大不同。原广州府除市区外,大部分改隶佛山地区,东部的东莞县、宝安县(深圳市前身)改隶惠阳地区。

但高淳一定能为南京人民的吃吃喝喝

武汉解放以后,除了原有的武汉三镇以外,将原孝感专区所属的16县都划归武汉市领导。虽然后来归还了一部分,但这时候武汉领有的湖北发达地区还是很多。1979年,原属咸宁地区的武昌县(驻纸坊镇)和原属孝感地区的汉阳县(驻蔡甸镇)都划归武汉市领导。1983年,又将孝感地区的黄陂县,黄冈地区的新洲县划归武汉市,今天能够看到的武汉基本上就成型了。

图片 10

大成都真的大。。

图片 11

【3】哈尔滨

不对,大武汉的胃口怎么能只有那么点儿呢

图片 12

文章来源: **元淦恭**|元淦恭说(ID:yuangg173)

原标题:中国的省会们为什么都越来越大?

吉林长春的扩张欲望看起来也不强。1954年成为省会城市之后,长春获得了双阳县、九台县、德惠县、农安县和榆树县的管辖权,向东北方一直扩展到了吉林-黑龙江的边界上。但长春此后就一直没有再变动过行政区划。

武汉较特殊,则是“重组模式”。武汉核心区由武昌府核心区和汉阳府核心区组合而成,因此武昌府和汉阳府的历史地域虽有削减,但占据了武昌和汉阳两个府最精华的地带。自汉口开埠和清末新政以来,武汉在中国政经版图中的地位较历史时期更加显赫,1949年后武汉地位虽然有所下降,但时至今日,作为整个中部地区唯一的副省级城市,武汉GDP在全国省会城市中仍仅次于广州和成都位列第三。

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中国的大城市也正在变得越来越大。土地是有限的,大城市变大的基础,是吸收了周边城市的辖区,以增强自身的实力和经济腹地。这一点上体现得尤为明显的就是各省的省会城市。

这些行政上的重新划分,有时候是对现实的追认,有时候则是为了超前规划。新加入地区和大城市之间的认同难题,也集中地体现在这一波行政改变当中。

图片 13

图片 14

兰州也可算是省会城市里心宽体瘦的典型了。

图片 15

同样的事情在广州也发生了,花都、从化、增城三个区,就都是从佛山专区挖来的,现在还大有直接吃掉佛山的势头。在最巅峰的时候,广州还下辖惠州龙门县、韶关新丰县、清远佛冈县和清远县。实在是无法想象那样一个巨无霸的广州。

图片 16

今天的重庆直辖市,由原四川省重庆市、涪陵市、万县市和黔江地区构成。清朝时,重庆直辖市地分属四川潼川府、重庆府、酉阳州、忠州和夔州府。总体来看,重庆直辖之前四个地级行政区划,和历史上的行政区划还是比较相似的。

省会们,难道真是免不了一城独大了?

甘肃省会兰州甚至还经历过一次逆扩张。解放后,兰州的市辖区多次变更,比其他省会城市都更为频繁,只是多数属于内部调整。然而1985年,甘肃省将白银区及皋兰县之3个乡从兰州划了出去,给了旁边的白银市。

图片 17

至于浦口,尽管在很长的历史上都是南京的一部分,但更多是作为江北的防御第一线,南京城里对这个区域的认同感并不高。

(⊙_⊙)

20大都会中,在200年前尚不是省会以上的11个中,有10个在1949年时已成气候,除宁波外,都已成为国际都会、直辖市或省会,唯有深圳,实际上仍是墟市。宝安县解放时,县治仍在南头古城,虽然南头古城今天已在深圳南山市区,但1979年以后深圳城市发展的脉络并非以南头为起点。当时,广九铁路路经深圳墟(即今罗湖口岸附近),深圳墟逐渐较南头兴旺,宝安县治遂迁深圳墟。换言之,以深圳墟为基础的罗湖和深圳西南的蛇口半岛,是现代深圳特区发展之始,而这两片地域,在1949年的时候甚至都还不是县城。

包裹在核心区和近郊之外的,是江宁区和六合区。这两个区粗壮的外形就已经能够说明这是后来才划入南京的地区了。两地原属镇江专区,在1958年和当时的江浦县一起划归南京,几经周折,最后在1971年彻底成为南京的一部分。江浦和浦口合并,成为大浦口;六合与大厂合并为新六合,江宁则撤县设区,大致形成了今天的格局。

大成都真的大。。

在二十大都会中,有6个在200年前还是村落。200年沧海桑田,因世界格局的变化,它们成为被拣选出的“幸运儿”,也见证中国国运的起伏和跌宕。

图片 18

只是希望这些逐渐做大的省会城市,能真正为省内的其他地级市谋福利,把城市发展的红利扩散向更广大的地区。

天津的情况,和北京也较为类似。从嘉庆到现代,天津的管辖地域也明显北移。

然而无论兰州扩张到多大

今天位居南京市中心的玄武区、秦淮区、建邺区、鼓楼区可以说是南京城市的核心区,这里也是最经典意义上的古都南京。栖霞和雨花台两个区,紧贴这几个核心区,一直也是作为南京的郊县而存在,算是稍外围的地区。

清属西安府,但现在不属于西安市的包括咸阳市区、泾阳、礼泉、兴平、三原(今属咸阳),铜川市辖区(王益区、印台区和耀州区,当时的同官县和耀县),渭南市市辖区及下辖的富平县,安康市的宁陕县和商洛市辖柞水县的一部分。

同样被规划为中部国家级中心城市,河南省会郑州也走上了和武汉一样快速扩张的道路。解放初期的郑州下辖郑县、新郑、巩县、成皋、登封、密县、荥阳7县,后来吸收了陈留专区的9个县。但此时的河南省会还不是郑州,而是历史底蕴更足的开封。

观察南京市下辖各区的位置,就能大概看出这些区并入南京的时间线。

【5】【6】沈阳、大连

而西安最新的动作,是代管了由西安和咸阳共同组建的西咸新区。这其中包括了咸阳市15个乡镇街道,总面积644.56平方公里,人口约67万。从西咸曾经一体的历史来看,咸阳要西安的影响力下独善其身会变得越来越难。

的事。

二十大都会中,有三个在两百年前是非省会的府城,分别是天津、重庆和宁波。今天,天津和重庆都成为直辖市,而宁波也晋级为计划单列市,天津、重庆都比当年的省会获得了更高的政治地位,而宁波今天也拥有比省会杭州更大的财政和规划权限。

图片 19

图片 20

图片 21

偏见归偏见

经过这一年的调整,原本很苗条的成都市一下子就变得膨胀起来了。不过鉴于这是由于温江专区的撤销,成都获取这些辖区还是比较自然的事。而为了配合成都向东向南拓展城市空间的需求,2016年又将资阳市代管的县级简阳市划归了成都,将成都的有效平原空间进一步放大。

图片 22

兰州仿佛还是那个兰州

地球知识局微信公号:地球知识局

在这个话题无孔不入且热爱阅读的新媒体编辑部,我们经常在各种五花八门的公众号上,遇到或曲高和寡或趣味小众、但非常有意思的新鲜玩意儿。

图片 23

据说地球人民都关注分享我局了(⊙v⊙)

建国之后,北京行政区划的整体北移,还有两个原因。一是从保障北京大城市供水和防洪安全角度,虽延庆、怀来整体同属延怀盆地,仍将延庆划入北京,使官厅水库的库尾在北京市境内。另一方面,长城已丧失实际军事功能,但却在二十世纪的“中华民族”建构史上,成为“中华民族”的象征,不再以长城为界设置行政区划,有利于延庆、怀柔、密云等北京市属区域把长城作为文化遗迹主体进行整体保护和利用,亦强化北京作为首都和长城这一文化象征的关联。

解放之初的成都范围还很小,基本上是成都现在的老城区,其他区域则由温江专区管理。比较大的一次调整出现在1983年,当年温江专区撤销,下辖的12个县里有10个给了成都市,这些县几经整合,也就是今天成都的温江区、双流区、郫都区、金堂县、大邑县、都江堰市、彭州市等县市区。

NO.641-越来越大的省会

【15】武汉

确实是有些怪怪的

同样是大城市,虽然省会们往往没有直辖市那么光彩夺目,却能够享受整个省内的资源扶持,在城市扩张的进程中占尽先机。在发达地区,省会扩张的脚步迈得尤为大。

重庆直辖市,面积达到8.24万平方公里,大致相当于浙江省面积的80%,实际上已和一个省的体量无异。

再外围,就是一直被南京人和当地人自己吐槽的高淳区和溧水区了。这两个地区原本也属于镇江,在县市整编中于1983年划到了南京。狭义南京的市民和这两个地区的居民之间,至今仍然存在着偏见和不信任。

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中国的大城市也正在变得越来越大。土地是有限的,大城市变大的基础,是吸收了周边城市的辖区,以增强自身的实力和经济腹地。这一点上体现得尤为明显的就是各省的省会城市。

在二十大都会的主要城市中,除了拥有两千年历史的广州,宁波是最古老的。早在唐朝,明州(宁波旧称)即设州,公元821年,明州城址即迁到三江口(今宁波城区)。彼时,上海、天津、青岛、大连、厦门、香港等都还未曾设县治。在五个计划单列市中,宁波是唯一一个在1840年之前即作为府治的。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地球知识局,转载请联系授权。

东部省会狂飙突进

后来的天津市,重心向北偏移,主要原因有几点。一是北京市不可能管辖整个顺天府,一部分毗邻天津的原顺天府地区划入天津,有利于天津发挥“市带县”的效应;二是原天津府南部的沧州东部地区是严重的盐碱地,发展基础较薄弱,在上世纪中叶确定天津行政区划范围前后,天津作为直辖市也很难带上这么多“穷兄弟”;三则是近代以来,大沽口地位吃重,原塘沽是天津府和顺天府的分界处,天津整体北移,可加强以塘沽为龙头的天津滨海地区的港口建设和整体开发。

兰州也可算是省会城市里心宽体瘦的典型了。

那么有没有不热衷于圈地的省会呢?还真有。

【府城】

杭州的格局和南京还有点相似,只不过和南京向南北两个方向扩张的均衡态势比起来,杭州的扩大趋势是一路向西。核心的上城、下城、拱墅、滨江四个区是杭州老城区,江干和西湖两区为近郊。从1960年代开始,杭州就一发不可收拾,依次吞并了萧山、富阳、余杭、临安、桐庐、建德、淳安。而周边的宁波专区、嘉兴、金华则不断缩小,变成了今天的模样。

确实是有些怪怪的

酉阳州和石柱厅,就是后来的四川省黔江地区。黔江地区曾属涪陵地区,后从涪陵地区析出,主要是因为整个黔江都是少数民族聚居的山区。酉阳州州治设在酉阳县,后黔江县(今黔江区)后来居上,主因是黔江交通相对便利。

吉林长春的扩张欲望看起来也不强。1954年成为省会城市之后,长春获得了双阳县、九台县、德惠县、农安县和榆树县的管辖权,向东北方一直扩展到了吉林-黑龙江的边界上。但长春此后就一直没有再变动过行政区划。

图片 24

宁波市管辖范围,除整个舟山群岛析出单设舟山市外,在大陆的部分有所扩张,原属台州府的宁海县,原属绍兴府的慈溪和余姚,均划入今宁波市。

东部省会狂飙突进

责任编辑:

【聚落】

在东部大城市四下圈地的同时,中部城市就更不客气了。

据说地球人民都关注分享我局了(⊙v⊙)

图片 25

中部省会紧随其后

但高淳一定能为南京人民的吃吃喝喝

图片 26

比如河北的省会石家庄。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被设定为省会之前,庄子都还是一座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工业城市,市内原有的基础设施和城市规模都不能支撑起一个省会的所需。因此从周边地区吸收新的辖区是石家庄履行省会职责的前提条件。

图片 27

今济南市和清济南府相较,面积明显缩小,重要影响因素是黄河的流向。1855年黄河最近一次改道前,黄河并不流经济南,因此清朝中叶的济南府,地跨今天的黄河两岸。在东北和西南方向,今济南纳入商河和平阴,原济南府除济阳以外的黄河以北部分,大部归于德州,在东部,邹平和淄博市区曾属济南府,现分别隶滨州市、淄博市。

但要说起大,南京和兄弟省会杭州比起来可是差得远了。

E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这里说句题外话。人们普遍感觉,东三省人的省籍意识淡漠,很重要的原因之一,是东三省的省界形成得非常晚近,从清朝中期,到清朝末年,再到伪满洲国和抗战胜利后的“东九省”建制,再到建国之后的屡次调整,东北人时而属这个省,时而属那个省,几成常态,自然难以建立像南方有长期稳定建省历史的地区的省籍认同(江苏、安徽省籍认同弱也和建省晚有关)。而在现在的二十大都会城市中,除了四大直辖市和香港外,当前隶属省份和200年前出现了变更的,也只有哈尔滨一地。

武汉解放以后,除了原有的武汉三镇以外,将原孝感专区所属的16县都划归武汉市领导。虽然后来归还了一部分,但这时候武汉领有的湖北发达地区还是很多。1979年,原属咸宁地区的武昌县(驻纸坊镇)和原属孝感地区的汉阳县(驻蔡甸镇)都划归武汉市领导。1983年,又将孝感地区的黄陂县,黄冈地区的新洲县划归武汉市,今天能够看到的武汉基本上就成型了。

至于浦口,尽管在很长的历史上都是南京的一部分,但更多是作为江北的防御第一线,南京城里对这个区域的认同感并不高。

清中叶的东北,作为清朝的“祖地”,禁止外来开垦,虽然有“闯关东”的汉人,但整体上人口较关内稀少许多,相应的,东北地区政区辖区面积也很大。驻今吉林市的吉林副都统辖区,相当于今天吉林省中东部的绝大部分,长春市和吉林副都统辖区,没有对应关系。

当然,武汉在扩张的过程中没有和广州一样只盯着佛山,而是在周边各城市分别拿了一些地。南北两侧的孝感和咸宁面积还是很大,瑟瑟发抖的是东南侧的鄂州。它本来就是中国面积最小的地级市,如今又被纳入了武汉城市圈,武汉再扩张很可能就要把鄂州并入了。

图片 28

图片 29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