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台 第09回 裴员外养虎伤身[翁桂]

图片 1

明月台 第09回 裴员外养虎伤身[翁桂]

员外见他要得怪,就只好推脱说:“我今天没有,你正月十五来拿。”

话说裴员外到了湖广,住在白虎村。自从崔员外将风雨子过继与裴员外为子,改名既寿。此子心怀不测,情性乖张,自进裴家之门,从未叫过一声爹,也未叫过一声娘。夫妇二人爱如珍宝,疼的割心。每朝饮食,恐其不饱;衣服随时,恐其不暖;疾病灾悔,恐其不寿。无论大小,莫不虑到。真正爱子之心,无所不至。夫妇二人常常存心:总要另眼看待,恩养胜于亲生的儿子,扶养成人,不枉我夫妇二人之心。不得不以父母之心而教育之,免得被人谈说,原不是亲生的儿子。所以待过继的儿子这么样。买的孩子打的狼。他夫妇二人待的儿子好了,方显父母的情肠,不肯落他人的话下。
话休烦絮,不觉既寿年已九岁,已在南学攻书。巴不的他日诵万言,裴四郎又买了多少的书籍字帖,恐怕误了儿子的工课,用尽心机。那知这个裴既寿本非父母所生,乃顽石中生出来的。出世之时,风雨交加,性随风雨,凡事忽风忽雨,总是狼心野性。自小受训教、遵约束,从上学之后,赖学更为神手,打架则奋勇上前,善好拿枪弄棒,与人斗殴打降,不是打张三,就是打李四,惹祸招非,不知父母生了多少闲气。家法重答,棒伤未好,先以忘疼,不知廉耻,亦不足以为耻也。谁知读了数年书,目不识丁,自己姓裴的裴字念他个裘字,姓裘的裘字,他偏要念他个裴字,活活把个先生气死。教之不听,管之不伏,不是一块顽石,竟是一块顽铁了。
且说裴员外,自从既寿进门之后,连年田地失收,费用重大,日渐消耗,不能与儿子上学。虽有薄田,只好自己耕种。叫儿子拾粪、担水、割草、喂牲口,这才不动的来与他上学攻书,尚且不肯念书。叫他拾粪割草,那里肯动。每日在家游手好闲,与这些狐群狗党、三朋四友吃酒赌钱,结交无赖子弟,不近正人君子,把家中东西偷出去,三瓶两不满也就卖了。数年以来习以为常。这既寿身大胆大,暴恶无穷。每日无钱使用,便问他二老要钱。稍不如意,暴吼如雷,如狼似虎,犹如皇粮一般,不与他钱,也不安生。他夫妇二人但求付安,今日如此,明日又如此,把个裴员外的家计弄的七零八落。这也罢了,近来与人家妇女眉来眼去,做些苟且之事,色胆如天,肆行无忌;与这些无赖子弟朝寻花街,暮宿柳巷。每天要账的围门。
那日裴员外问既寿道:“你在外边又无正用,少了人家多少钱?天天要账的围破了门。”这既寿把雌雄眼一睁,黑心一横,说道:“我进了你家的门,得了你的什么好处?就该了这点账,还了他就是了,省的明日再来要。又问我做什么!”裴员外听说这话,大怒道:“你这小畜生,太属无礼!你是谁?我是谁?谬言悖理,无法无天!身当何罪?”既寿又大声说道:“你这个老东西!不识抬举。我风雨子相与的三友四朋、狐群狗党,皆是有名望的,帮倒灶、败坏头、永不富、万年穷,都是衣冠禽兽,人面兽心,穿靴带顶,车马盈门。与你显焕门庭,荣宗耀祖。你我风光,谁人能比?你这个老东西,真正不识抬举!你有多大年纪?没有大我一百八十岁,不过四海之内,什么小畜生,大畜生,拿话来压负我!又没有为非作歹,又未做贼做盗,其奈我乎?”裴员外听到这话,不由的伤心入骨,刺眼血流,不觉一口气顶将上来,把个裴员外活活的气死了。
谁知这一口气冲了斗牛,惊动了天上一位星君。乃西方太白金星奉了玉帝敕旨,监察人间善恶,驾着云头巡游天下。正行之间,来至湖广。忽见一道怨气临于霄汉,挡住云头,不能前往。是何缘故?太白金星按住云头,望下一看,就知道裴既寿忤逆不孝,将他父一时气死。观之不由的大怒道:“世间那有如此无父无君之流!天地之间,岂所容哉!”驾转云头,回至凌霄宝殿。却有南北二斗星君在殿,考核人间善恶祸福因由。这太白金星执笏撩袍,俯伏丹墀,启奏玉皇大帝道:“臣太白金星启奏陛下:臣自奉圣上敕旨,稽察人间善恶,行至湖广,有裴既寿忤逆不孝,将他父裴禄荣一时气死。情由一一细奏,伏乞圣鉴施行。”玉帝闻奏,勃然变色,大怒天威。说道:“天地之间竟有如此无父无君、无法无天之流!弥天大恶,罪该万死。莫非偷生人世,作恶万端者乎?”即命南斗星君查簿一看。南斗注生,北斗注死。南斗星君忙将生簿取来,乃天地神人鬼,昆虫毛羽鳞。十部之中,并无此名。再查异类四簿,乃化生、寄生、托生、偷生。查至偷生部中,有蝙蝠死而附于无根山顽石之上,顽石借魂气为灵,魂气借顽石为质,相依为命,应在乙酉年壬申日顽石生胎现世。虽有人身,而无人心,诚狗彘之不如也。今在人世十六年矣。只知其生之日,未知其死之罪。奏罢,又命北斗星君将死簿翻阅。查得裴既寿应在十六岁阳命该绝。未敢定罪,仰祈圣鉴施行。
玉帝闻奏,怒气未息,说道:“恶贯满盈,罪在不赦!命天雷击死,使其天不容,地不载。天理昭彰,警勉人间不孝之子可耳。”三位星君又奏道:“此等异类,原非人类所比。且雷部锤忤乃天庭之物,不可亵渎。犹恐秽污神器,难返天庭。臣等鄙意,既已石中而生,莫如令其石中而死。与天诛地灭者,有何异哉?”奏罢,玉帝道:“准卿所奏。”命太白金星前去消此孽案。又发旨意一道:“仰十殿闫君:待裴既寿消灭之时,将其魂魄摄至陰曹,游遍地狱。百般刑具,俱要全施。令其受尽苦楚,然后下十九层黑暗寒冰地狱,永世不得人身。钦此钦遵。”玉帝又问道:“裴禄荣为人如何?”大白金星奏道:“仁慈好善,陰骘无亏。”玉帝又向二斗星君道:“查裴禄荣寿限多少。”南斗星君即将生簿一翻,奏道:“查得裴禄荣今年花甲方周,其妻甘氏今年五十六岁矣。”然后北斗星君又将死薄一看。奏道:“裴禄荣寿限应在八十八岁而终;其妻甘氏应在八十四岁而终。”玉帝闻道:“养子无济,六十无儿,令其夫妇各增寿一纪。钦此。”龙袍一展,各自退朝。这太白金星重又驾起云头,来至无根山。落下云头,就有山神土地五方揭谛,俱来参贺,各相施礼。太白金星备说一番,嘱付已罢。顽石亦点头领会。只等裴既寿到来,将他消灭无踪,了此孽案。这且不言。
再说甘氏安人在后堂听得吵嚷之声,知道又为这逆种不良,慌忙前来一看。只见员外僵卧榻上,气息全无。掐定人中,将姜汤灌下,即问既寿道:“尔父并无疾病,为何顷刻而亡?死的不明,所为何事?”既寿道:“他不知好歹,我说了几句正话,倒把他喜死了。并无别事。”安人道:“尔每每抵触父母,冒犯爹娘。虽无父母之情,也有养育之恩。养育之恩,胜于亲生父母之恩,尔不思饮水思源,知恩报恩,悖道不仁,暴恶无穷。本非父母,竟是冤家,岂非恩将仇报,养虎伤身,窃恐天理难容。”这安人哭哭啼啼,悲咽不已。话未说了,这既寿言不入耳,久已出去了。良久之间,听得员外嗳唷一声道:“气死我也。”苏醒过来。只见安人坐在身旁,员外就把方才逆种诋触的话说了一番。他夫妇二人齐声骂道:“崔金龙,崔金龙,先怞你的筋,后剥你的皮,也不称我的心!你拾了一个风雨子,死了两个亲生儿,败了你的家,不该把个败家子、害人精、白虎星、消耗神、冤逆种、忤逆儿偏偏来害我,白虎照命,白虎临门。岂不是闭门家里坐,祸从天上来!”如此不白之冤令人寒心刺骨,血泪交流,良可叹也。
且说既寿把个裴员外几乎气死,安人正在深斥之间,既寿不耐听,早先一溜烟跑了出去,与三朋四友游嬉为事。次日,有人纷纷上门要钱者。嫖钱、赌钱、大烟钱,种种不一。众人大声喊叫:“裴既寿!裴既寿!”裴员外听得外边有人喊叫,不知何事,来到大门间。问道:“你们做什么的?”众人说道:“问既寿要钱的。”裴员外听了,又气又恼。说道:“你们问他要去。那怕怞他的筋,剥他的皮,家中也不问。”员外虽然如此说,心中还望既寿改过从善。即与安人说道:“此子越大越无知。身大胆大,在家又不能安分,不如叫他习业生意。人有一技,可以养身,乃一生之根本。远离家门,省得与这些狐群狗党做不出好来。”次日与他三哥商议。裴三员外道:“前日有广东金珠宝贝店的东家,姓广,名招财,来采办金刚钻,店中正要一个学生。明日向他举荐,一同到广东,倒是一个好机会。”二人商议明白。次日三员外一说就成。数日之间,货物办齐。这广招财与裴既寿一同往广东而去。二人进店安下。这裴既寿进店之后,人地渐熟,结交风流子弟,游手好闲者,意密情投。皆是虚情假意,专工花街柳巷。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把个裴既寿引诱上了嫖赌二字,恣意继横。数月以来,偷取金珠宝贝,做了风花雪月。东家不愿意,裴既寿立脚不住,跑回家来了。把个裴四员外气阻神伤,恼恨非常,杀不的,剐不的,莫可如何。这既寿到家之后,仍不安分。夫妇二人甚为忧心,而又冀其一悟,望其一改。再与他三哥商议,取数百千货物,到江西去做买卖。这裴三员外把货发明,又把既寿的货一同上船,望江西去了。
半月之间,船既抵岸。投招商店住下。这江西原是奢华之地。有一个勾魂大字,内有妓女数十,妆饰油头粉面,引诱风流子弟。来到院中,莫不意惹情牵,倾家败产者。既寿来到江西,就有这些惯好帮闲,最能迎奉的,一个叫锦上花,一个田如蜜。二人陪了既寿说了些楚馆秦楼,花街柳巷,烟花风月,妓女娼家,把个既寿说的心痒难搔。既寿道:“那一家的好?”二人道:“勾魂院有数十个女娃,内有天然出色、丰彩动人者四个,名叫吟风、弄月、羞花、寒玉;吹弹歌舞者四人,名叫念奴、莫愁、香蛾、飞燕;琴棋书画者四人,名叫知音、善奕、好念、丹青。其余者粉面油头,乔妆巧饰之类耳。明日烟花巷有孤老会,众妓家皆到勾魂院赌赛,热闹非凡。”既寿听了说道:“我们明日何不去走走。”他二人道:“既然裴兄高兴,小弟二人一同奉陪而去。”说笑一番,用罢了饭,一宵晚景不题,且到明日再讲。
且说甘百善途中遇盗,主仆失散。这苍头与书童二人不见小主人与宋明,寻了一天,影迹全无,不知去向。只得回到江西,报与甘员外知道。那日他二人回到家中,见了员外,放声大哭。员外吓了一跳,问道:“你们二人为何回来?甘百善与宋明那里去了?”二人就把途中遇盗,宋明当先打仗,主仆失散的话一一说明。员外不听由可,听了不觉一阵心酸,死了过去。慌的众家人小子叫的叫,掐的掐,把个安人也惊动出来。问道:“什么事?”众人回了如此如此,又把安人吓死了。众人慌成一块。只听得员外咕噜一声,醒将过来,叫了一声:“百善儿那里去了?”只见安人僵卧榻上。叫妇女们再灌姜汤。渐渐醒来,也叫了一声“百善儿!”他夫妇二人商议一番,叫人各处找寻,并无下落。望儿不到,疼的割心,日夜不安,忧忧成病。此是后话不题,且听下回分解——

话说济公正自喊嚷化缘。见梁员外从内院出来,说:“什么人在我门首喧哗?”和尚过去,先打一问讯,然后说:“员外要问,是我和尚,从此路过,久仰员外是个善人,我一看这所宅院,犯五鬼飞廉煞,家中定有病人,我要给净宅除煞,退鬼治病。一到你这门首,这些家人先问我要门包。我说我又不是来求员外,哪里有门包给你?因此争吵起来。”梁员外一听说:“这些奴才!不知在门首做了多少弊端?”家人说:“员外不是,他来到这里,先说化缘。”就把上项之事,也学说一回。员外也不理论,问:“和尚宝刹在哪里广和尚说:“我在杭城西湖灵隐寺。我名道济,讹言传济颠僧就是我。”梁员外看和尚那样,半信半疑,说:“既是济公慈悲,随我来。”济公跟着员外,一直来到里面上房东里间。济公见炕上躺着公子梁士元,昏迷不醒,两旁有许多婆子家人伺候。梁员外忙说道:“儿呀!梁士元醒来!”连叫数声,见梁士元昏昏沉沉,人事不知,连头也不抬。济公说:“员外不便着急。我叫他说两句话,吃点东西,少时立刻见效。”老员外甚喜,说:“既得如是,圣僧慈悲慈悲果。”罗汉爷伸手把帽子摘下,叫人把梁土元扶起来,慢慢把帽子给他戴上,口念六字真言:“埯嘛呢叭咪哞埯敕令赫。”见梁士元慢慢把眼睁开,叹出一口气来,说:一来人,给我点水喝。”老员外一看,甚为喜悦,连连称好。和尚说:“冲这一手,值你一顿饭不值?”梁员外说:“圣僧何出此言?慢说一顿饭,就是我常常供奉你老人家,也是应当的。”和尚说:“那倒不必。”员外说:“圣僧你要吃什么?叫他们预备。”和尚说:“你把你们管厨的叫来,我告诉他。”家人去把厨子叫来。和尚说:“你去预备糖拌蜜饯,干鲜果品,冷荤热炒,一桌上等高摆海味席,就在这外间屋中吃。”厨子答应。本是大富贵人家,一应的东西俱都现成,家人摆设桌凳,少时厨子菜已齐备。员外语和尚上座吃酒,老员外旁边陪着开怀畅饮。老员外心说:“和尚这个帽子倒不错,比什么灵丹妙药都强。我问他要多少钱,把帽子留下,给我儿戴。”员外见梁士元在屋中也说出话来,要喝糖水,要吃东西,心中甚悦。员外说:“圣僧的妙法,果然是手到病除。”和尚说:“员外你瞧我这帽子好不好?”员外说:“好。”和尚说:“好可是好,我打算找个主儿,把它卖了。”员外一听,心中欢喜,说:“和尚你要卖多少钱?我留下。”济公说:“员外要留下好办,把你这分家业买卖房产地业给我,我把帽子给你。”老员外一听,连连摇头说:“我买不起。”说着话,家人把菜上齐,员外陪着和尚喝酒。和尚说:“员外,你把你门上看门的那位管家叫来,我有话说。”员外当时吩咐家人叫去,少时来到里面说:“员外叫我有何吩咐?”和尚说:“我方才说要吃上等高摆海味席,干鲜果品,冷禁热炒,糖拌蜜饯,叫你们员外陪着我。你瞧我没说错罢?对得起你。”家人说:“是。”和尚说:“员外你还得慈悲,我还带着三个跟班的在外头等着,没吃酒呢。”员外吩咐请进,预备酒席。家人心说:“他还有跟班的?连他都没有整衣裳,他的跟班的必然更穷了。”想着,来到外面喊嚷:“哪个是跟穷和尚来的?”高国泰说:“是我。”家人一看,是一位儒流秀土打扮,俊品人物,一表非常,穿的甚是整齐。家人说:“还有二位在哪里?”苏禄、冯顺二人过来说:“我们也是跟和尚的。”梁福一看,这二人更阔了。本来苏禄是苏北山的家人,穿的更齐整。梁福心里说:“和尚有钱,全打扮了跟班的。”赶紧把三位让到门房,摆上酒席,让三个人吃饭。里面老员外陪着和尚喝酒,说闲话,正在高谈阔论之际,外面进来一个家人,走在员外耳边,说话不敢叫和尚听见:“回禀员外,道爷来了。”这一句话不订紧,梁员外为了难。有心陪着和尚说话,又怕老道挑了眼走了;有心走出迎接老道,应酬老道,又怕和尚挑了眼。老员外的心思,谁也不肯得罪,不拘和尚老道,谁把他儿病给治好了,老员外都要谢的。自己正在心中为难。和尚说:“员外你必是来了亲戚,你倒不必拘束。”这一句话,把老员外提醒。员外说:“是。”和尚说:“你去应酬亲戚要紧,多一半还不是外人,许是你小姨子来了。”老员外一笑站起,吩咐家人给圣僧斟酒,“我去看看,少时我就来陪圣僧喝酒。“说罢站起奔外书房来。这院中是小四合房三间,西配房作外书房。老员外进到书房一看,见老道早已进来坐定,有家人在一旁献茶。梁员外赶紧行礼说;“仙长驾到,未曾远迎,面前恕罪。”老道说:“员外说哪里话来,知己勿叙套言。”梁员外赶紧吩咐摆酒,问:“老道用荤用素?”张妙兴说:“荤素皆可。”家人擦抹桌案,杯盘连落,摆上一桌酒菜。老员外亲自给老道斟酒,一旁相陪,闲谈叙话。梁员外说:“仙长,我跟你打听一个人,你可知道?”老道说:“那个有名便知,无名不晓。”梁员外说:“西湖灵隐寺有一位济公,你可知道?”老道心中一动:“我要说济公有能为,就显不出我来。”想罢老道说:“员外你提的就是那西湖灵隐寺的酒醉疯颠的济颠僧,乃无知之辈,不足挂齿。”这句话尚未说完,就听院中有人答话:“好杂毛老道!背地里说人。”只见帘拢一起,由外面来者正是济公。老员外一见,心里说:“这些家人们实在可恨,我叫你们陪着和尚吃酒,你们为何放他出来?这老道一见面,倘若辩起嘴来,多有不便。”书中交代,和尚在里面喝着酒,家人在旁边伺候,无故的和尚站起,来到里间屋中,把梁土元头上的僧帽摘下来。梁士元正然坐着,又说又笑,和尚把帽子一摘下来,梁士元翻身躺下,人事不知,仍然昏迷不醒。家人说:“和尚,你为什么把帽子给摘下来?”和尚说:“一桌酒要或多大工夫?”家人说:“好,你拿帽子换酒喝了,也不用我们员外吩咐,再给你摆一桌,你还把帽子给我们公子戴上。”和尚说:“我不饿了,等我饿了再吃罢。”说着话,和尚往外就走。家人说:“和尚上哪去?”和尚说:“我上毛坑。”家人说:“我们带你去。”和尚说:“不用,要有一人跟着我,我就不能出恭。”家人也不敢跟了。和尚出来,就奔西跨院,刚到这院中,正赶上老道跟员外说酒醉疯癫的济颠乃无知之辈,何足挂齿,被和尚听见。和尚这才说;“好杂毛老道胆大!背地骂人。”一掀帘子,口中说:“好杂毛老道!”张妙兴刚要答言,济公一抬头说:“嗷,这屋里有个老道,你可别挑眼,我没骂你,我骂那个老道呢。”梁员外赶紧站起来说:“圣僧请坐,仙长请坐,我给你们二位引见引见。”济公说:“员外不用给我们认识。”说着话和尚坐下了。家人给添了一份杯筷,和尚斟酒就喝,老道见和尚褴楼不堪,坐下就吃,这才问道:“和尚你是哪庙里的?”济公喝了一杯酒,把眼睛一翻说:“你要问我,就是那西湖灵隐寺酒醉疯癫无知之辈,不足挂齿的济颠。”老道一听,有些个心中不悦。和尚说,“张道爷贵姓呢?”老道说;“和尚你这是成心,你知道我姓张,你又问我贵姓。”和尚说:“我跟你打听一个人,你可认得?”老道说:“哪个?”和尚说;“我有个徒孙叫华清风你可认识?”老道一听,气往上撞:“他说我师父是他徒孙,待我结果他的性命。”想罢说:“和尚你满嘴胡说,待我山人结果于你!”老道当时手中格决,口内念咒,要跟济公斗法。正是强中更有强中手,能人背后有能人。不知僧道二人斗法,胜负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北斗星一走,员外就坐在那里扪心自问:我是在哪里把他们得罪了呢?三个叫化子要的都是办不到的东西,肯定是串通整我。他想出去解下闷,走到龙门子,拾头看到了门上的对联,才一下醒悟过来,就惊呼呐喊起来:“孙子,门上的对子整拐了。你写的要啥有啥,先才三个叫化子来要的东西,我们一样都拿不出来!”说完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

南斗星一走,北斗星又装成一个落难公子来了。员外见前脚才走两个,后脚又来了一个,气得他没奈何,干胆就抬把椅子坐在门口不开腔。落难公子走到员外的面前也憨站着不说话。员外熬不过,只得说:“你又跑来要啥啊?”员外,其余的都不要,等两天有人请我去吃酒席,我只要一张揩嘴帕就行了。”

员外喊:“拿张揩嘴帕出来』”“员外,帕子要大点的,我吃酒席吃不完的东西还要用它包起走呢!”“你要好大的呢?”“我要象天那样大的!”员外气安逸了,黑起脸说:“我今天没得,等我把他好后,你正月十五来拿。”

图片 1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