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砍柴的奇遇(小说)

图片 1

【星月】砍柴的奇遇(小说)

从前,有个小孩靠打柴卖维持母子俩的生活。一天,小孩给算命先生屋里送柴,算命先生见这个娃儿可爱,就问了他的生辰八字算了一命,说他明年要戴孝,后年还是个厄年。

“提篮小卖拾煤渣, 担水劈柴也靠她。 里里外外一把手,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红灯记》中李玉和夸女儿铁梅的这段唱词让我想起六十年代末,我母亲从联合小学调到大坝学校的那些年,我父亲常年住在外地办事处工作,我跟着母亲在大坝生活。

这是上辈人口口相传的一个故事,真假无从考察!全当饭后谈资。
  很早很早以前,有个孩子非常的老实,老实到别人欺负他了都不懂得还理。好象别人欺负他都是理所当然似的。常气得父母总骂他是个“软蛋,怂包”。
  有次他拿着半截红薯站在屋檐下边啃边看外面的麻雀打架,邻居王家一跛脚小孩趁他父母不在,一摇一摆地走到他身边一把夺过就往自己嘴里塞,要知道这半截红薯在那个时期是他的一顿主粮。他就这样心甘情愿地饿着肚子看着王跛子,狼吞虎咽地嚼他的半截红薯不做任何反映。他回来也不向父母秉报。只说自己还饿着,他母亲说:“刚吃了一个大红薯,怎转身就饿了呢?”跑出去一看,只见隔壁王跛子拿着红薯在咽。气的他父母跺脚垂胸地说:“你怎这般无用,他是个跛脚子,看他过来你不知道走开吗?”可他竟说:“红薯又没拿去喂狗,跛脚子也是人啊!”父母怕他吃亏,后来干脆就不让他单独出门,整天跟在父母身边。父母常常望着他含着泪说:“我们不能关照们你一辈子,你这样懦弱将来如何在社会上立足?……”他总是笑笑不回答。
  其实,有意的懦弱忍让是一种宽宏大度的气质。他长大后懦弱还配上了善良,视万物为生灵不轻易损害,有时连走路都小心翼翼生怕把蚂蚁踩死,父母总是呵斥他“你这样胆小怕事,将来哪有出息!”可他不以为然。本想让他去读书或学艺,见他如此胆小又懦弱,也就对他沒抱什么希望,整天就让他挑水砍柴,放牛下地干农活等。
  有年夏天,因怕太阳晒,寅时父母就催促他起床去砍柴。他听到父母叫唤声就从床上蹦跳起来,夹起镰刀扁担眼睛蒙胧地向往日砍柴的地方走去。出门不远就转进山路,奇怪的是,进入山路后平时就是太阳当空路也是被两边的高大的树木覆盖的荫暗不清。而今天,太阳还没升起,路面却是清晰的连地上掉根头发都能看见。举头环顾,除路面外四周都是膝黑一团。好象这光是从自己身上放出的一样。他也不想这么多,只是想在太阳出来之前要把柴砍好就行。于是,勾着头看着路走啊走,越走身越轻,越走空气越清新,虽是盛夏酷暑,却象春暖花开一样,空气中不时传来清清淡淡的花香。闻着花香继续往山上走,转过几个弯,突然前面现出一凉亭,凉亭是青石块垒砌而成,四周爬满了金银花,由于一路上坡,此时脚有点酸软,不由自主地进到凉亭里想歇息一会。哪知,凉亭里有二个鹤发童颜的白胡须老头相对而坐在亭中央摆放着一个四方小石桌,桌上放着棋,各自屁股放在一个象腰鼓一样的石凳上对弈。他心甚觉奇怪,可这深山老林从未有人居住,这两位怎这么早是从哪里来到这儿的?但又不便问,只好在桌旁找个石头坐下,刚坐下屁股下石头就不见了,他只好用扁担和镰刀垫在屁股下。这时,桌上滑下一枚棋子滚到他身边,他赶急拾起小心地放到桌子上,哪知刚放下对面又有一颗棋子落下去,他只好又走过去捡起,就这样这边捡起那边落下,来来回回有数十次了。他觉得时间不早该去砍柴了,当用手去拿扁担和镰刀时,却已成灰。这时他大感不妙,以为自己碰上什么邪法了,心里空荡荡的不知如何是好。此时,有一白须老头说:“你不用回家,就在这帮我拾棋子吧!”他心想:不回家我在这吃什么。便说“我家没柴做饭,我要去拾点木柴回去。”另一老者问:“你平时都在这一带砍的柴吧?”他诚实地点了点头。
  “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我俩栽种的,被你无偿地砍去,现要你帮我俩捡下棋子都不肯……”这可把他吓坏了,今天一定是碰着山神了,但定睛一看又不象是。平时听父母讲山神高大无比脚比参天大树还长还粗,一步能跨越一个山头。而这俩位与我们平常人一样没什么特别之处。再听说山神脸是横眉立目的凶狠恶相,不会这样慈祥温和。于是,胆大起来,双手作揖地“敢问二老家住何方?”一长者摇手一指,随指处对面半山腰有一绿树红花掩映着一小村,隐约可见青砖红瓦,楼台亭阁,还有小桥流水十分的富饶美丽,村庄上头一层轻雾如薄纱饶绕,如幻如梦似仙境一般。他惊讶地“哦!”了一声。可他心里仍想着家中的父母在焦急地等着他砍柴回家。便说:“现在还早,太阳沒升出来,我得拾点木柴回去!”
  两老者微笑道:“不用砍了,你父母早已不在了!”
  他气愤地说“呸!你们在胡说八道,”!
  “不信你背那捆柴回去看下便知。”这时他才发现凉亭角落早有一捆木柴竖在那。他不管三七二十一,背起这捆柴急速下山去……
  当他出了山,气喘吁吁地站在村口时傻呆了,一个陌生的大村庄,整齐的青砖瓦房,一排排整齐有序,村里鹅卵石铺成的道路,纵横交错。以前低矮的土墙竹壁和零星散落的茅草房不见了。以为自己走错了,可心想,不对呀,这一路下来并没其它叉路,只有一条路。回头一看,果然下山时的路和山都不见了,这下感到不妙,又不知往哪走才能找到自己的家。这时太阳升得老高,他也有点饥肠辘辘,正想找人询问这是什么地方时,村里跑出许多人象看怪物一样围住他远远站着不敢靠近地指指点点,议论不休:“看他身上衣服款式和布料好象一百多年前才有喂!”有人立马否定“看他年龄最多十八九岁”也有人不屑地说:“纯粹疯子一个”听人说他是疯子,心里非常委屈但又不知如何证明自己的身份,急得满脸通红。这时有一彪形大汉靠近问:“你家村子叫什么名,父母亲叫啥姓啥?当时邻居是谁?”他都一一回答,最后说:“隔壁的王跛子比我小四岁,常抢我的红薯吃”这时有人扶来一位90多岁长者说:“那王跛子是我的曾祖爷爷的爷爷,我是王跛子第五代孙裔……”
  这真是:心善修得仙福缘,命轻固执福如无。

小孩一听母亲要死,自已也活不成了,就问算命先生还有没有补救的办法?算命先生说:“你妈是寿终没得救了,你呢,等你妈死后你出门去,可能还避得过去。”

大坝学校门口有一条弯弯的小河流过,不久就被当地人把河改直了。河旁有一口水井,不远处有一个大坝,大坝是大坝坪村去紫金坪的一条通道,坝下河段河水很浅,常常有人在那里捉鱼,翻螃蟹,捞虾。

图片 1

一、家居

等到第二年,他母亲果然死了。小孩安葬了母亲后,就按算命先生所说的那样出门去了。有一天,他走到一个地方,天黑了,到处都找不到歇处,最后走到一间茅草屋前敲门借宿。一个老头出门来,让他进去了。

那时我们全家就住在大坝学校一个大约十几个平米的一间房子里,屋里有一个看似很宽的床铺靠壁板摆放着,实际上这是母亲利用学校提供的木床加宽的,是在床下放两张凳子再搁上长板子加宽的。为了同木床一样高,还在每个凳子脚下面垫上一砣砖头,然后床上垫上稻草,再垫棉絮垫单,但睡觉时还是会感觉中间有个坎。床的一头放有一张学生用的长课桌,桌上放了一口木箱,木箱上叠着一口皮箱,课桌下的横杆上,搁了几块长木板,木板上放有一口帆布箱,一些好一点衣物就放在这三口箱子里,床的另一头也放了一张课桌,用来放置厨房用具,桌下垫了一张硬壳纸和塑料纸,周围用木块和砖头围了一下,里面就放煮饭时闭的糊炭。在房门的那一面放有一张办公桌,门旁另一面打了一个小土灶,旁边还有一个烂鼎罐做的小灶,这就是那个年代我的家,简陋但基本能满足我们当时的生活需求,我也没有一点家穷的感觉。

晚上,小孩子想,找人家寄歇又没得啥子给的,干脆明天给他们砍捆柴吧!于是,四更时分,他就上山去砍柴,等主人起来时,他已经背了一大捆柴回来了。小孩还帮主人做这做那忙个不停,老俩口看他这么勤快,就把他留下来了。

我们的生活同当地人一样,每天都需要到小河边的井里挑水,靠烧柴禾的灶做饭炒菜。这些柴禾就靠母亲上山去砍,所以每逢周日我就跟着母亲同其他人一起上山去砍柴,砍完后,母亲捆两捆大的自己挑,然后给我捆两捆小的让我挑,七十年代初因母亲有一次砍柴时,背部受伤,当时用了点药,没治好,后来造成胸腔积水,患了胸膜炎。从此母亲就不能干重活,不能上山砍柴,即使买来的块子柴也要请人劈,连吃饭用的水都只能用小塑料袋提水。

说来也怪,这老辆口子原来是专门拿人魂的神仙,这几天常常在外拿小孩的魂,正好又没拿到。回来后,老头子就问他姓啥子,叫什么名字?小孩作了回答。老头子就准备送他去见阎王。好在老太婆心软,拉住老头子说:“这个娃儿那么勤快,为我们做了那么多事情,你放他走吧!”老头子也答应了,就把他喊来说:“你的命已尽了头,某天,有八个神仙要下来查看人间,从你屋侧边过,你先办一席酒菜放到路边上,再躲到树林子里头,等他们吃完后,你就出来求情,他们会给你添寿的。”

二、担水

他回到家里,砍了很多柴卖,好不容易凑了点钱。到了那天,就真的照老头给他说的办了一桌酒席。一会儿八个神仙来了,你一盘我一碗的把一席饭菜吃完了。

在当时我只有六七岁,我大妹只两三岁,小妹还没出生。父亲常在外地,母亲从事小学教育教学工作,身体不好,还得上班,我家请了个年老体弱的老保姆带我大妹。不久小妹出生了,保姆就带小妹,我就带大妹。那年月我的家并不是很穷,但严重缺乏劳力,作为老大的我也开始帮母亲提水。起初,我同母亲一样用塑料袋提水,塑料袋很容易坏,没多久就坏了十多个塑料袋。十岁那年我开始学挑水,刚开始时,挑两个塑料袋,后来就用两个小桶挑,但是一走动桶里的水就荡的很厉害,当地人都说“半桶水浪的狠!”每次从河边井里挑的两小桶水,回到家总是荡去近一半,后来在母亲的指导下,慢慢调整走路的节奏,使自己走路的节奏和水荡的节奏变的越来越合谐,水也就不会荡出去了。我每天都要挑很多次水,才能把那小小的缸装满。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力气也有了很大的涨劲,我十二三岁就可以挑两满桶水了。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